第百零章 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的。(1 / 1)

仙界杂货店 负十耳 1008 字 4个月前

成功了?
众人的眼眸又亮了起来,心中的再次腾起希望。
成功了是不是就代表着他们终于能把虚空解决了?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毕竟徐秋浅给他们安排的计划中,结阵成功后他们就不需要再做其他的了。
只见整个仙都扬起一道光芒,大地开始震颤,脚下踩踏的地方出现裂痕,整个仙都摇晃不止。
而仙都所有正在运作的祭坛也在这一刻停止。
「成功了,仙都终于要摧毁了!」
众人欢呼着、拥抱着,脸上露出胜利的喜悦。
「太好了!我们赢了!」
站在徐秋浅那边的小仙却不由皱眉。
「不对……」他喃喃道,抬头看了眼巍峨不动的虚空,扭头看向徐秋浅,却发现后者脸上没有一丝喜悦。
徐秋浅沉默着不说话,内心隐隐的不安终于在这一刻涌上心头。
那隐隐的猜测也终于成为了现实。
瞬间,她一阵耳鸣,失去呼吸,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无比。
还是失败了。
虽然在知道虚空已经成为真正的天道那一刻,她内心深处就有这种猜测,却还是将这种猜测压下去。
因为她不愿意去想失败的可能性,她宁愿继续按照之前计划好的走。
这时,整个余界的灵气疯狂汇聚而来,灵气越来越多,由气凝聚为水滴,仙都上空很快下起灵雨来,那浓郁的灵气令所有修士心神荡漾。
当即就有人打坐吸收起这来之不易的灵气。
大部分修士那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缓些许。
成功了。
虽然付出了许多,也死了那么多的人,但是成功了!
这场灵雨就是他们成功的标志——
不知怎的,所有人心头一悸,不由自主看向依旧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虚空,脸上带着茫然。
「怎么回事?」
「不是说五灵阵成就能够摧毁仙都了吗?」
为何仙都不仅没有被摧毁,虚空也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徐店长,我们成功了吗?」有人小心翼翼地询问徐秋浅。
众人也看向徐秋浅,想从她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没有在仙都的所有余界的人,他们也都紧盯着天幕之上,面无表情的徐秋浅。
徐秋浅却只是抬头与虚空对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虚空垂眸俯视徐秋浅,居高临下,所有人在他眼中如同蝼蚁般。
「你以为,摧毁仙都就能阻止吾吗?」
徐秋浅盯着虚空,没说话。
不能。
她在心中回答。
如果是在虚空成为天道之前当然可以,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虚空一旦成为真正的天道,那么摧毁仙都就不能阻止他,而原来的天道以及风神都没有告诉她,若是虚空成为真正的天道该怎么办。
祂们没有告诉她,该如何消灭神。
此时此刻的她,脑子一片空白。
众人也察觉到不对劲来。
为什么,虚空没有任何改变?
原本应该被摧毁的仙都,正在崩塌的仙都竟然停止了,如果不是下着灵雨,如果不是地上还有着裂缝能够证明,他们甚至都怀疑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其他四灵此时终于从各自阵中脱身,陆陆续续赶了过来,脸上带着担忧之色。
「秋浅姐!」
「师尊。」祝逸尘最先赶到,情绪也最稳定,温和笑着问
她:「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
徐秋浅的视线终于从虚空那边转向祝逸尘,后者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心中一沉。
「是不是失败了?」
早就失败了。
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的。
就在这时,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声音、气息、动作,所有人都定格了。
再然后,只见虚空抬手一挥,仙都所有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来过。
整个仙都空荡荡的。
徐秋浅瞳孔一缩,连忙看向天幕。
天幕之中的所有人也都消失了。
「他们去哪里了?」她声音颤抖。
「自然是消失了,这些蝼蚁过于碍眼。」
祂说着,手再次抬起,只见阵眼中的五道神力被他轻易抽出来,回归祂的体内。
将所有神力全部收回,虚空心情不错,再次开口:「徐秋浅,吾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现在吾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要跟吾一起走,还是跟着整个余界陪葬?」
祂居高临下,施舍一般的语气。
之前祂知道徐秋浅骗了祂时,祂很生气,恨不得立即将徐秋浅宰了。
可当祂真正成为天道之后,那些情绪就忽然被抽离了似的,因此祂也能够静下心来与徐秋浅说话,甚至起了怜爱之心。
徐秋浅和祂曾经一样,祂也能感觉到,徐秋浅身上有着和祂同源的气息。
罢了,祂好歹也是一界天道,全部毁灭有些过了,可以留一个人。
就看这个人是否识趣。
「你虽没有神力,却掌握了此界所有的天地规则,你的资质只在吾之下,若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吾一样的神,只要你愿意跟着吾前往神界,为吾效力,吾不会亏待你。」
祂见徐秋浅没有立即回祂,有些不喜,不过成为天道之后,祂的一切情绪都很淡,这点不喜算不上什么。
天才都有自己的脾气,何况是与祂相像的徐秋浅。
「吾给你一刻钟考虑,一刻钟后,吾会摧毁余界。」
从头到尾,徐秋浅从问完那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过话。
她沉默着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亦没什么情绪。
一刻钟能做什么?
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她要抛弃一切,跟随虚空离开?
还是跟着整个余界陪葬?
她垂眸,看向脚边那朵已经失去生机枯萎的花。
此时此刻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切会那么的顺利。
身为天道,虚空一个念头就能知晓余界所有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却还是傲慢的陪着她演了这么一出,看着余界的人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蹦跶。
到最后,等到所有人都以为成功了,等到他们最喜悦的时候,再给他们当头一棒。
再然后挥洒一丝近乎于无的怜悯,问她愿不愿意跟随祂。
「一刻钟到了,徐秋浅,你的选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