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父子(1 / 2)

花影庭 陵江春 1239 字 20天前

“杜小将军冷静些,小姐几日未合眼,眼下脾气正爆,将军在一旁先候着,待擒下城下老贼,小姐自会得空。”</p>

杜清淮闻言,哪儿还能冷静,一把挟住青黛,以博得楼满烟得注意。</p>

这险招倒也奏效,可楼满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看着他的目光凌厉非常,“要么将人放了,自己滚下去,要么你给她陪葬。”</p>

杜清淮喉咙口似被堵了一口沙石,他看着楼满烟的眼神满是苛求,“杜某在此恳求三小姐通融一二,如此也可以免除不必要的伤亡,对三小姐来说百利无一害。”</p>

“仿若你不能说服他,岂不是放虎归山?”她语调平和,半点不急躁,眼中满是胜券在握的自信。</p>

杜清淮此番不过多此一举,可他有私心,不能眼睁睁看着杜坤泽白白牺牲。</p>

“我杜清淮在此宣誓,若不能将父亲劝降,便自裁于城下,永生永世不入茔冢。”他指天发誓,深情悲愤。</p>

等待他的却是耳廓传来的猎猎风声。</p>

他正欲放弃尊严下跪祈求,却听她淡淡吐两个字,宛如天籁落入耳中。</p>

“准了。”</p>

杜清淮连忙松开青黛,郑重道,“三小姐,对不住了。”</p>

楼满烟不与他对言,从士兵腰上抽出一把唐刀,递给他,“拿着。”</p>

杜清淮接下唐刀,头也不回的下了石阶。</p>

“开城门。”楼满烟下令。</p>

厚重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声响,几息过后,杜清淮手握唐刀出现在城口入口,他逆光而行,面前等待他的是一张血盆大口,只要前行几步便会被吞入腹中不见尸首。</p>

“爹——”</p>

随着他得身影出现在城楼下,刀光剑影逐渐歇止。</p>

杜坤泽怔怔看着他,所有的情绪都化作怒其不争的愤怒,他拔剑指向杜清淮,“我杜家家门不幸,竟出了你这么个大逆不道的逆子!”</p>

杜清淮只是漠然的看着他,许是被他话语羞辱的缘故,有片刻的神伤,“爹若在执迷不悟,才是倒行逆施大逆不道。”</p>

杜泽坤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力道不轻,杜清淮根本站不稳,待反应过来时,冰冷的刀刃对准他的鼻尖。</p>

“杜清燕通敌,爹若执意破城门,便与杜清燕同罪。”杜清淮挺直胸膛,一步步朝他逼近,“儿子无用,唯有这一副身躯,若能让爹幡然醒悟,也不枉此生。”</p>

“你怎么诬陷亲妹?可是那妖女对你施了妖法。”杜泽坤不自觉的后退几步,手中剑也在微微抖动。</p>

杜清淮将杜清燕派遣自己前往凉州送信一事和盘托出,以及她与道士串通一气,蛊惑帝王以身侍蛊。</p>

杜泽坤怔怔看着他,眼中分明失了光,却又在顷刻间卷起熊熊烈火,能将眼前之人焚烧殆尽。</p>

他一辈子光明磊落,苛求完美,如今却要去面对自己的失败,他如何能坦然面对这一切。手一用力,朝杜清淮逼近了几分,剑尖淌血,他却一声不吭,近乎麻木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