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再回首(1 / 2)

一品宰辅 堵上西楼 1216 字 9个月前

没有人知道在那场大朝会之后京都长安离开了多少人。

那些本以为长安接下来会有一场好戏的人尽皆失望离场,他们没有料到大辰皇权的过渡如此的平稳,更没有料到新皇和摄政王之间非但没有发生那些狗血的事,反而还相处的极为和谐。

这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源于二人这突然爆出来的身份——

许小闲居然是唐无妄和云皇后的儿子!

他是唐不归的亲哥哥!

他放弃了皇位,扶持了唐不归登基为帝,那么唐不归当然是心存感激,并生不起任何杀意的。

而许小闲这小子也是如狐狸一般的狡猾,他担心新皇和他心存隔阂,故而再三推诿不愿接那宰辅之职,这更令唐不归对他心生敬佩。

最终他依旧成了大辰的宰辅,接下来他将和唐不归亲密无间的治理大辰。

无论是南宫府还是诸葛世家想要在大辰挑起一些事端而今看来希望不大,既然如此,那不如再看看,或者暗地里再使一些手段。

许小闲对这些事并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很急,急着去淄州,因为罗三变这厮给他写了一封信,这封信里只写了一个人——云衣容!

云衣容居然在淄州下辖的清平县明月镇的上沟村里!

与她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女子——萧青烟、铃儿和蔡小娥!

只是萧青烟断了一只手,云衣容脸上蒙着面巾,似乎破了相。

“……云姑娘四人在上沟村以种田养蚕织布为生,日子过得颇为清苦。”

“属下因清平县大旱前去视察灾情时候偶然遇见,极为震惊,云姑娘说她好不容易才寻了这地方安顿下来,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这一辈子,请属下千万莫要对你提起。”

“属下三思之后觉得,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要告诉你,只是不知道你何时回京。另外便是云姑娘被毁了容,属下虽然未曾看见变成了什么模样,但、但私下里听她那婢女铃儿说起,说很是严重,说是为了你……”

“摄政王,你是我罗三变之偶像!”

“一个女人为了你而毁容……恐怕是为了坚定她远离你的决心!”

“曾经属下以为女为悦己者容便是真爱,而今看来属下肤浅了,女为悦己者毁容……这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爱!”

“……最后向摄政王问好,属下希望摄政王亲来看看,顺便为属下做主!”

“属下得一悍妻,以至于属下久无风月,见花开而不喜,听蝉鸣而不惊,闻床笫之事而畏惧……属下有千言万语,唯有等摄政王您亲来一叙!”

淄州!

云衣容居然去了淄州!

她居然为了顾全自己而自残了容颜!

唐羡鱼居然也跑去了淄州!

她为了逃避那份无法实现的情言说去淄州散心!

这些女人啊,当真因爱而愚蠢,也当真令许小闲极为感动。

所以在唐不归登基为帝之后,他在长安又呆了两天便迫不及待的要出发了。

这两天他做了三件事——

其一是将他心里所想接下来大辰的发展一一讲给了唐不归。

其二是将百花镇与景国大皇子景文聪的生意上的事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去了凉浥县给了他的丈母娘简秋香。

其三是最为重要的,他向唐羡鱼的生母、也就是夏昭容求证了许云楼告诉他的那一秘闻。

夏昭容差点没被吓死。

但为了女儿的幸福,她终究承认。

许小闲大喜过望,非但没有追究夏昭容给唐无妄戴了绿帽子这一天大的罪过,反而还派人将夏昭容送去了耀月州她的亲哥哥那里。

一应事情安排妥当。

是夜,他在云水别苑准备了一场宴席,邀请了皇上唐不归以及廖仲云等几个老臣在他的府上一聚。

酒过三巡,在众人那纠结的眼光中许小闲终于说到了正事:

“这件事对于你们而言看起来很是荒唐,但对于我而言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他并没有提唐若曦的身世,因为不能将那件事给说出来,所以他说的是云衣容这件事:

“活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事必须用心去做,总有一些人必须用心去爱……有些肉麻,但我以为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现在也不瞒你们,其实你们理应也知道一些。云衣容正是曾经这京都兰瑰坊的云十三娘,也就是曾经国子监祭酒、琴贤云梦泽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