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安归(1 / 2)

花影庭 陵江春 1925 字 10天前

“既寻不到《灵峰奇术》,眼下唯一指望便是万毒窟圣女的回信。”顾岫并不喜欢孤掷一注的感觉,更不愿意打没有把握的仗。</p>

楼满烟往嘴里塞了一块炙肉,松快道,“莫要忘了还有玉玲,杜清燕觉得她胆小怕事,不愿意带她入宫伺候,该是料想不到她会忽然反水。”</p>

饭后,顾岫被明昭帝唤走,楼满烟猜到他必定会遭盘问,明知他自有办法解围,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p>

好不容易将人盼回来了,那人却不正经的缠着她一阵折腾。</p>

青天白日的,帐内涌浪。</p>

“倘若真有那么一日……你舍得对他下手?”</p>

楼满烟口中的他指都是明昭帝。</p>

顾岫握住她的手,五指纠缠,如钩如锁,“我不过是他龚基的一块石头。有朝一日,我若对他毫无用处,他会不惜代价亲手摧毁我。”</p>

楼满烟心头一凛,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p>

明昭帝弑子炼丹,何曾在意过血脉亲情,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只待一触即发,将如野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p>

“六郎,不若来玩个游戏如何?看谁能不用手,只用嘴接住这李子。”</p>

方才的话题过于严肃,帐内似涨水一般,沉重已压迫至咽喉,楼满烟总会有法子一解他面上愁云。</p>

顾岫微笑着点头应允。“阿满既然有雅兴,孤怎能让你失望。”</p>

楼满烟便把李子举高,顾岫半张不张的,惹楼满烟干瞪眼。</p>

她故意晃了晃手,趁其不备,杏子“啪嗒”一声,恰好落入顾岫眼皮上,楼满烟低呼一声,顾岫反客为主含住她沾了李子清香的指尖。</p>

她笑骂道:“好呀,看来太子不曾好好学规矩,居然学会作弊!”</p>

手指仍旧被他。。夹在齿间,听他含糊其辞地反驳:“谈规矩太陈腐,阿满甜如李,孤愿意放下身段不做君子。”</p>

“脸皮当真越来越厚。”楼满烟嗤了一声,含了一粒李子入口,转而捧起顾岫的脸,将那卷着丝丝甜味的李子,缓缓渡入他口中。</p>

李子皮薄,牙齿轻咬便会破裂,甜津津的汁水蔓延,分不清谁比谁更甜。</p>

“阿满不止比李子甜……”顾岫得寸进尺,将人往怀里一带,芬芳满怀。</p>

“孤今夜还有大事未办呢。”</p>

有暧昧在顾岫眉眼里流淌,他突然神秘兮兮地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了过去。</p>

楼满烟好奇地接过,打开一瞧,里面是一对弯月一般精美玉簪,清光流转,仿佛蕴含着月华。顾岫轻声道:“此物名为‘聚月簪’,传说能够聚集月光之精华,愿吾爱之人夜夜如月,圆满无缺。”</p>

楼满烟听罢,目光定定的在聚月簪上流连。心头无法克制的升起感动的情绪,转身又觉得情绪来得太矫情。</p>

顾岫则趁机偷袭她的香唇,看着她怔愕的呆傻的模样。</p>

又是一夜过去,玉宇无风,星河长明。</p>

*</p>

斗转星移,日月更替。</p>

日光之下,云彩如锦瑟流动,日照千山皆碧翠。</p>

杜清燕央求明昭帝放楼满烟出宫,实则不过是给了明昭帝一个台阶。</p>

即便她不松口,明昭帝也会寻个由头将两人送走。</p>

她虽口还不能言,却是诚意满满的给明昭帝写了数百字,包含歉意以及感念明昭帝对其包容的感谢之言。</p>

光看字面,倒觉得她是个极懂事熨帖的。</p>

明昭帝原先曾怀疑她与楼满烟之间结了仇,便伺机报复,可看到这些字眼他心中疑惑顿消。</p>

她甚至主动要求亲自送两人出宫,正好也彰显她道歉的诚意。</p>

明昭帝认为不妥,她是他的妃子,即便有错,也该点到即止,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纾尊降贵。</p>

见他不同意,杜清燕泪眼汪汪的眼泪欲落不落,明昭帝最受不得她这副模样,不消片刻便允了。</p>

末了,还提醒她下不为例。</p>

头顶碧空如洗,几朵白云悠然南征。</p>

时有宫娥穿梭其间,捧着果盘、香炉飘然而过,香烟缭绕,留下一阵阵沉香与白檀之味,令人心神顿觉清净。</p>

白玉石雕成的小桥下穿过,池中水波荡漾,流水潺潺,游鱼戏水。</p>

杜清燕与楼满烟并肩走在一起,迤逦的长袍委委坠地,留下一道道流光。</p>

她极力维持着面上的笑意,心里却恨的怄血,一遍遍在心里问自己,她为什么没死?</p>

竹秋与玉玲跟在两人身后,存在感极低。</p>

“娘娘何必亲自相送,当真是折煞臣女。”楼满烟轻言慢语,不见丝毫怠慢,可眼神锐利没有半点恭敬。</p>

杜清燕停下脚步,唇角的笑意有些凝固,她看着她的眼神是冷冽如寒冬腊月呼啸的风。</p>

楼满烟读懂她眼里的意思,漫不经心得道,“太医说了,娘娘的哑疾乃突发之症,需慢慢养息方有复原的机会。”乍听之下,当真让人如沐春风,可她话锋一转,又说,“娘娘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想想陛下,有个哑妃在身边伺候,传出去要叫人看笑话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