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安归(2 / 2)

花影庭 陵江春 1925 字 29天前

杜清燕头顶似罩着绵绵阴雨,所有的情绪最终都化作唇角的冷笑。</p>

只可惜未能发出星点声响,像打了个直接沉湖的水漂。</p>

“娘娘有福气有手段,这笔账应该能算得清。”</p>

杜清燕不能言语,看着她的眼神好似看着卑劣的虫蚁,似乎再说她得意不了多久。</p>

若是落到她手里断手断脚都是轻的。</p>

杜清燕招招手,玉玲便找了过去,她兀自转身朝花影深处走去。</p>

玉玲不敢怠慢,即便心中有困惑,也不敢随意发言询问。</p>

杜清燕被病痛折磨,四下无人时丫鬟们少不了要吃苦头,入夜后她一声声的惨叫,便漫在玉玲心头悲壮的战歌。</p>

每一声尖锐的惨叫,都仿佛在玉玲的心头刻下一道道烙印,激起她对复仇的渴望。她冷静地盯着杜清燕清减不少的背影,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扭曲的满足感,想让这痛苦永无止境,让杜清燕尝尽这世间的苦痛与绝望。</p>

楼满烟回到中书令府邸时,大堂中坐满了楼家一家子,就连被禁足的楼楚瑶也规规矩矩的端坐其中。</p>

唯独少了周金枝。</p>

一群人见她回来,像鱼儿见到鱼饵涌了过来。</p>

楼少怀上下打量她,“你可……安好?”</p>

楼满烟大大方方的展示一圈,“爹看我可有不好的地方?”</p>

楼少怀长舒一口气。</p>

“宫里发生何事?”楼培玉问。</p>

楼满烟扫了众人一眼,不疾不徐的说,“杜婕妤生病了,请竹秋过去瞧瞧。”</p>

众人了然,宫里摆了鸿门宴,幸而她平安归来。</p>

楼培玉心头涌现各种烦杂的情绪,目光不自觉的看向楼少怀,只见他神思不属,似乎还在摇摆不定。</p>

楼培玉心头登时撩起一把火。</p>

事已至此,已别无选择,何必再被情绪左右。</p>

一群人心思各异。</p>

楼楚瑶只是默默看着她,不言不语。</p>

赵氏劫后余生,欣喜不已,过往那些新仇旧恨在这一刻随风殆尽。</p>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p>

楼临鄞春闱再次失利,心思早已是浮浮沉沉,如今见她安然归来,心头大石落定,便一声不吭回了自己的住处。</p>

“还未用完饭吧,准备了你爱吃的。”赵氏拉着她往里走去。</p>

“大嫂呢?”楼满烟明知故问。</p>

她估摸周金枝人早跑了。</p>

“她已不是我楼家人,无需再过问。”楼培玉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将两人关系判死刑。</p>

楼满烟也不再追问,带着大胜归来的气势朝前方走去。</p>

这顿饭大概是今年楼家人用得最安逸的一次。</p>

楼少怀本想追问她杜清燕是何疾病,话到嘴边被楼培玉一挤眼悻悻然的咽了回去。</p>

两个日夜的风雨侵袭,终于回归平静。</p>

夜里,沉鸢阁的栀枝花绽放,花朵簇簇,雪白如玉,花香侵骨。</p>

她离开了两日,这里依然一派生机。</p>

原该是平静的一夜,沉寂的院落,却因魏杰的到来引起了惊涛骇浪。</p>

他告知楼满烟顾岫得了急召需连夜赶往江州平定暴乱,并为她留书一封。</p>

楼满烟展信,入眼的便是他刚劲而有力的字迹,如他本人那般气势恢宏——</p>

“阿满,自从我奉命带兵前往江州,心中牵挂未曾片刻停歇。此去路途凶险,朝堂之上亦是尔虞我诈,故此特地书信一封,吩咐你万事须谨慎。</p>

汝在玉京风波不断,朝野之事复杂难测。切记,无论听闻何种消息,皆不可轻信,更不宜轻举妄动。此间人心难测,每一步都需思量再三。我深知你心性刚烈,然在这乱世之中,须得收敛锋芒,以静制动。</p>

你我虽隔千里,但心系彼此。我此行除了平定江州,更要确保你的安危。待我任务完成,必将速归,届时再与你细说离别间的思念与牵挂。”</p>

字里行间满是关切与嘱咐,让楼满烟眼眶不禁湿润。</p>

然而,当她深思每一个字句,却也觉得一阵不平。她从来不是任何的拖油瓶,她可以与顾岫比肩,也能成为他坚强的后盾。</p>

www.mbaoge.cc。m.mbaoge.cc</p>